不能中止怀孕让妇女陷入贫穷

927 2020-06-14 333

不能中止怀孕让妇女陷入贫穷

  1973年1月22日,美国最高法院在罗诉韦德案(Roe v. Wade)中做出历史性判决,承认堕胎合法化。但是,堕胎权却从未因此不受阻挠。最新的阻碍来自美国政府于2017年底通过的税改法案,该法案间接将「尚未出生的胚胎或胎儿」(unborn child)视为纳税人,使定义广泛且模糊的「受精卵」拥有法律人格,为堕胎刑事化敞开了大门。

  不能中止怀孕对低收入女性更像是惩罚。2013年的研究调查近1000名女性堕胎的常见原因:包括没钱买婴儿汤匙的单亲妈妈或夫妻皆失业无法负担,简单来说「经济情况」是妇女寻求堕胎的最常见因素。其次是怀孕时机不合适,以及与伴侣有关的因素(可能是找不到生父、伴侣不支持或受虐)。

  最近发表在《美国公共卫生期刊》(American Journal of Public Health)的新研究为此说法提供了重要证据,指出反对堕胎使妇女陷入贫穷:不只是因为低收入女性更常决定进行堕胎,还包括堕胎被拒后导致长期陷入经济困境。

  该研究由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毕斯比全球生殖健康中心的妇科主任黛安娜‧佛斯特(Diana Greene Foster)主导,研究对象取自2008年至2010年在美国30间诊所寻求堕胎的813名女性。研究人员在诊所提供或拒绝堕胎后持续追蹤五年,并记录她们的社经状况。

不能中止怀孕让妇女陷入贫穷

  研究观察的这些女性(超过一半的人生活在贫穷线以下)被分成四组:怀孕初期就进行堕胎的人;逼近限制孕期才进行堕胎的人;被诊所拒绝但后来没有生下孩子,可能在别处获得堕胎机会或流产的人;以及堕胎被拒只能生下孩子的人。

  其结果描绘出一幅截然不同的生活样貌,尤其是那些堕胎被拒只能生下孩子的女性。研究作者表示,即使已经考量基础差异但他们发现:「堕胎被拒与接受堕胎的女性相比,两者的社会经济轨迹存在巨大差异。」那些不得已生下孩子的女性,比其他三组面临更严峻的经济问题。

  儘管研究中的多数妇女原本就生活在贫穷之中,但意外怀孕使她们在贫穷线下的可能性提高了四倍;无法堕胎并生下孩子的妇女,也不太可能拥有全职工作,更容易面临完全失业。

  了解经济情况的另一个有效方法是追蹤领取食物救济券的情形,而结果与其他研究数据相符:透过为期五年的研究发现,近半数(43%)想堕胎但只能生下孩子的妇女持续接受贫穷救济,而其他三组的比例皆有减少,至少降低了11%。

不能中止怀孕让妇女陷入贫穷

  除此之外,无法堕胎不仅让女性陷入贫穷,越来越多证据显示堕胎被拒可能导致致命威胁,那些打着「挺生命」口号的反堕胎者,实际上是「挺死亡」的兇手。此结论来自各州审慎监测的孕产妇死亡率,包括生产时与临近预产期时的死亡情形。数据显示,越难获得堕胎机会的地区,妇女在分娩或怀孕期间的死亡率就越高。

  长久以来,孕产妇死亡率一直被认为是第三世界才有的问题。但2000年代末期,美国公共卫生研究人员惊讶地发现孕产妇死亡率正在提高,而更令人震惊的是,孕产妇死亡集中在那些对堕胎限制较多的州:德州政府在2010年至2014年期间关闭了一半以上的堕胎诊所,并大幅删减了计划生育联盟(Planned Parenthood)的补助,其结果造成德州孕产妇死亡率增加了一倍多。

  堕胎服务的存在或减少与孕产妇死亡率有何关联?目前还无法得知确切原因,但大多数专家相信这种关係是间接式的:越难获得堕胎机会的州,通常也不愿对产前和产后护理等公共卫生项目投入资金,因此难以完全掌握孕妇健康状况,从而提高了孕产妇在分娩时或怀孕期间的风险。非营利研究机构IBIS的生殖健康专家汤普森(Terri-Ann Thompson)博士认为,堕胎是衡量一个州是否重视妇女与儿童健康的指标,而无法堕胎与孕产妇死亡的关联或许比想像中更为直接。

  例如因糖尿病等健康状况引起怀孕危险而想要堕胎的妇女,很可能因此无法得到医疗协助,或者如汤普森博士所说「无法及时获得协助」。由于大多数州禁止在特定孕期后堕胎(通常是18至20週),但筹措堕胎手术费用需要时间、预约安排至数百公里外的诊所也需要时间,因此当堕胎时机错过时,缺少堕胎机会使孕产妇面临更高的死亡风险。